2007年11月20日星期二

我的模擬聯合國大會(BFSUMUN)

  早就對模擬聯合國大會(簡稱模聯)有所耳聞,但在此之前,我對模聯的概念常常與國際性的辯論比賽混淆。但是我堅信,從今往后,這種常識性的錯誤不會再犯了。有幸入圍本次BFSUMUN(BFSU Model United Nations),上周六前往主樓311教室接受培訓。主樓311教室布局奇特,貼滿地圖,充滿東歐風情,黑板上還寫著幾個非拉丁字母;定睛一看,原來是保加利亞語……就是在這間歐語教室中,幾位前輩的講解讓我對模聯有了新的認識。
  何為模聯,這個問題看似簡單,而事實上卻并不容易解答。模擬聯合國大會,就是模擬一下聯合國開會吧。近觀之,發現聯合國大會竟然還包含若干組成部分:安全理事會(簡稱安理會,Security Council,SC)、經濟與社會理事會(簡稱經社理事會,Economic and Social Council,ECOSCO)以及六方會談等等,場面甚是宏大。而這次BFSUMUN亦是圍繞安理會、經社理事會以及六方會談展開的,前兩者的官方工作語言為英語,后者工作語言為中文。聯合國成員之間舉行大會,并就國際間所關注的問題權衡各方利益、進行辯論協商,最后達成協議,這是聯合國大會的主要活動。那么,模擬聯合國大會,顧名思義,就是對這種協商解決問題的過程所進行的模擬。
  各國代表齊聚一堂開會,人頭自然少不了。這么多號人開會,肯定是要有一個具有約束力的章法的。作為聯合國大會的參加者,遵守這些規則顯然是十分重要的;要是哪個代表不懂規矩,一屁股坐到秘書長(Secretary General)或者主席(Chairperson)的座位上,可就得找個地洞鉆了。說得直白一些,開會就像一次演出,誰都有特定的角色,都要遵循特定的劇本和舞臺規范。因此,模擬聯合國大會的第一步,便是模擬聯合國大會的規章制度以及程序。
  

  在提及會議流程之前,有四個非常重要的核心詞必須一一說明,這些核心詞大概可以詮釋整個聯合國大會。
  一、合作(Cooperation)。我們大概都明白,一根樹枝可能很輕易便能夠被折斷,而折斷100根樹枝恐怕就沒有那么容易了。聯合國大會也是一樣。解決各種棘手的國際性問題,沒有合作怎么能行呢?
  二、談判(Negotiation)。很多事情都是要憑借一張嘴去解決的,聯合國大會亦是如此。你不說話,不去溝通,不去協商,別人怎么能夠知道你的心聲呢?除非你們之間出現了心電感應現象,但這種可能微乎其微,所以任何一個與會代表都必須爭取說話的權利,必須懂得談判協商的技巧。
  三、利益集團(Bloc)。按照我的理解,這大概是一種合作吧。國家利益這種東西,真的是很玄妙,玄妙到能夠把一個超級大國和一個弱不禁風的小國二者緊緊聯系起來,如膠似漆,誰也離不了誰。而且,利益集團在會議的過程中扮演著非同尋常的角色,聯合國大會最終達成的協議,均是由不同利益集團所共同遞交的。所以,在會議中如何尋找你所代表國家的利益伙伴,成了所有代表都相當關注的問題。
  四、妥協(Compromise)。聰明的群架參與人員一般都奉行“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躲”的戰術。國際會議爭鋒中,同樣也要學會妥協。當然,參加國際會議不是要逃避某些問題,而是要考慮如何得到最符合本國利益的方案而同時又不過分傷害其他國家利益。條條大路通羅馬,妥協的方案同樣也不唯一。有的時候暫時的微小犧牲可能換來明天取之不盡的利益。
  合作。談判。利益集團。妥協。
  我知道開會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但是重任擺在你面前時,你不得不慢慢學習并適應那一套,即使你可能原來并沒有接受過這項工作。

  點名階段(Roll Call)
  點名聯合國大會必經的程序。每個國家的代表都會領到一張國家牌(placard),上面寫著自己國家的名字。大會的主席則會在大會開始的時候按照國家英文名稱首字母的順序進行點名。被點到名的代表,必須回應主席,說“present”(參與實質性問題討論時可以投贊同票、反對票或棄權票)或者是“present and voting”(參與實質性問題討論時只能投贊同票或反對票,不能投棄權票)。只有超過三分之一的代表出席會議時,大會才算正式開始。

  一般性辯論環節(General Debate)
  當超過三分之一的代表們宣布出席會議以后,由主席團決定通過會議進程(adoption of the agenda),大會正式開始,進入一般性辯論環節。在本環節中,每一位代表都有60秒時間對自己在大會之前寫好的立場文件(position paper)進行總結,闡明自己國家在某一問題上的立場。在這一環節里,其他代表只能對個人特權問題(point of personal privilege)以及程序性問題(point of order)提問(這二者究竟是什么,我們在后文中會提到)。

  正式辯論(Formal Debate)
  在一般性辯論環節之后,大會開始進行正式辯論。主席會逐一詢問在場代表是否參加正式辯論,如果這時想參加正式辯論,就將自己的國家牌舉起,主席便會將該國加入一個發言名單(speakers' list)之中。確定發言名單之后,主席將按照發言名單上的順序一一請相應的代表發言。每個代表有3分鐘的時間對自己的立場文件進行進一步闡述,或是對其他代表提出的問題進行回應。
  如果你在第一輪確定發言名單時沒有舉palcard,后來因為一股沖動或深思熟慮想要重新加入正式辯論,抑或是后來想要退出正式辯論,這時你可以請會場上的志愿者幫你傳一張寫有你意愿的紙條(page)給主席,這樣你就能夠如愿了。

  動議和問題(Motions and Points)
  在正式辯論的過程中,可能因為種種原因出現一些時間的空余(the floor is open,比如會場氣氛較為尷尬,無人發表意見),這個時候主席將詢問在場代表是否有人要提出動議或者問題。回應主席此般詢問時,只需舉起國家牌,然后說出“Motion”或“Point”即可。提出一個動議,需要在場代表進行投票決定是否通過;提出一個問題,則需要主席進行裁決。
  問題(points)可分為如下三種情況:
  首先是個人特權問題(point of personal privilege)。聯合國一向尊重人權。如果開會過程中你覺得口渴,想喝一點水,或者是暖氣開得太足,想要降低會場溫度的話,就可以向主席提出這類問題。這些問題或許看起來是違規的,但實際上這類問題在聯合國大會上是被與其他類型的問題同等對待的,主席必須想方設法解決代表的個人問題。呵呵,千萬別刻意為難主席!
  第二是程序性問題(point of order)。如果你認為這個會開得有點無厘頭,認定會議程序出錯的話,就可以向主席提出程序性問題。對于程序性問題,主席必須當機立斷給出答復,也可以否決代表的問題。假如代表對主席的答復仍然有疑議,就要將問題付諸大會進行表決了。
  最后是問詢性問題(point of inquiry)。不懂不是錯,不懂又不問就是大錯特錯了。關于大會進程的任何問題都可以通過問詢得到解答。
  需要注意的是,在其他代表正在發言時,最好不要提出points。
  動議(motions)的情況比較多,共有七種:
  第一、變更發言時間(motion to change speaking time)。如果覺得講話時間不夠用,或是覺得講話時間給得太多了,想要改變一下說話的時間限制,便可以提出此項動議。通過這項動議需要簡單多數投票通過(simple majority,參加投票代表超過一半投贊成票)。
  第二、休會(motion for suspension of the meeting)。如果你希望會議暫時停止,將目前所討論的問題延遲的話,可以提出休會動議。主席必須當場決定動議是否有效,并付諸大會表決。通過休會動議需要大多數投票通過(two thirds majority,在場代表超過三分之二投贊成票)。
  第三、自由磋商(motion for unmoderated caucus)。提出這項動議并完成簡單多數投票通過后,會議暫時中止,代表們可以走下自己的座位,自由地尋找想要進行交談的伙伴。但是,提出這項動議的代表必須給出一個自由磋商的議題以及自由磋商的時間限制。
  第四、有主持核心磋商(motion for moderated caucus)。這項動議被提出并完成簡單多數投票通過后,大會暫時中止,由主席組織會場代表圍繞某一個小議題進行討論,每一位代表均被限制發言時間。
  第五、介紹草案(motion for introduction of draft resolution,DR)。草案對于聯合國大會來說是相當重要的一部分。開會自然得開出個結果來,否則就成了一次普通的聚會了。拿什么來體現開會開出頭緒了呢?DR是一個很好的說明。何為DR?簡單說,就是體現會議成果的一份綱領性文件。一份DR通常由一個或幾個較有影響力的國家來起草,這些國家叫做DR的起草國(sponsers);與起草國相對應,DR必須有人來響應,不然就成了一家之言(所以說合作很重要),響應一份DR的國家(可以是有影響力的大國,亦可以是默默無聞的小國)稱為附議國(signitories),只需在DR上簽字即可。當一份DR得到主席以及13個國家的附議之后,DR的起草國代表就必須對所起草的DR進行簡單介紹。之后,進行簡單多數投票,一旦通過,該DR便會被印發給所有與會代表。DR的數目可以多于一份。
  第六、介紹修正案(motion for introduction of amendment)。代表看了DR之后如果覺得有什么部分需要修正的話,可以發起此項動議。一項修正案必須得到主席的同意以及10個國家的附議,并且完成簡單多數投票通過后,由發起修正案的代表對其進行簡單介紹。但是,代表不能針對修正案提出修正案,只有DR才能夠被進一步修正。
  第七、結束辯論(motion for closure of debate)。如果希望結束正在進行的辯論,可以發起此項動議。此項動議需要完成大多數投票通過。一旦此項動議通過,發言名單將被關閉,大會進入最后的投票階段。
  需要注意的是:
  首先,問題和動議存在先行性(priority)的問題。問題永遠都比動議優先被考慮,如果同時存在多個問題或多個動議,則需要按照上面羅列問題或動議的順序來決定考慮的順序。
  每一項動議被提出后,必須先分別選出兩個贊成國家與反對國家的代表陳述贊成或反對的理由(但是第七項動議除外,該項動議僅需兩名反對的代表陳述理由即可)。
  一項動議正在討論過程中時,不能夠再提出另一項動議。

  
讓步時間(Yield Time)
  如果在正式辯論中,你的發言在三分鐘之前便結束了,那么你就能夠行使讓步時間的權利。讓步時間總共有三種情況:把時間讓步給大會主席(yield time to Chair),這時由主席宣布下一位代表發言;把時間讓步給問題(yield time to question),這是一項較為有風險的決定,因為你可能會留給持不同意見的國家集團以針對己方言論進行提問的機會,假如無法立即進行回應的話,這將會是一件很令人難堪的事情;把時間讓步給其他代表(yield time to another delegate),將說話的機會留給自己利益集團的其他代表,以尋求他們的支援或補充。不管你怎樣行使這項權利,讓步時間僅能夠進行一次。

  
工作文件(Working Paper)
  代表們在大會間歇期間也不能偷著樂。與之正相反,經過大會折騰之后,代表們還要撰寫工作文件,總結與自己利益集團其他國家的共同觀點以及對大會的意見和建議。其實工作文件的撰寫形式相對自由,應該比撰寫立場文件要容易得多,況且工作文件是幾個國家共同努力的結果。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工作文件反映了某個利益集團的觀點,因此很可能成為大會最終決議草案的雛形。大會上的工作文件一般來說只需要上交4-5份即可(也存在起草國與附議國)。

  
決議草案與修正案(Draft Resolution and Amendments)
  決議草案即DR,是由利益集團中起主導作用的大國所起草(一個國家最多只能起草一份DR,起草DR后不能對其他利益集團所起草的DR進行附議)、多個國家附議(可以跨利益集團進行附議)的文件。一份好的DR必須滿足如下幾項要求:首先內容要翔實,寫的少了大會是不會接受的;要盡可能符合多數國家的利益,否則人家也不干;還要具有可行性,否則就是空想。
  修正案是由其他利益集團針對某一DR所提出的,分為友好修正案(friendly amendment)與非友好修正案(unfriendly amendment)。一份修正案是否友好,是由主席及主席團決定的。友好修正案由于不會同原來的DR產生利益沖突,因此其通過與否無需進行投票;而非友好修正案則沖著原先的DR氣勢洶洶而來,對該DR的起草國及附議國的利益產生影響,因此其通過需要完成大多數投票通過。

  
結束辯論(Closure of Debate)
  當大會認為該說的都已經說完了,代表們都無語的情況下,大會主席可以宣布辯論結束。此時發言名單將被關閉,大會進入唱名投票階段。

  
唱名投票(Roll Call Voting)
  共有兩輪。第一輪唱名投票時,主席按照各國英文名首字母順序點名,被點到的國家可以說“贊成(Yes)”、“反對(No)”、“棄權(Abstain,如果你在一開始點名的時候說的是present)”或者“過(Pass)”。第二輪唱名投票時,只點第一輪說“過”的國家,這時這些國家就不能說“過”或者“棄權”了,只能說“贊成”或者“反對”。一項決議草案只要完成大多數投票通過后邊可以上升為聯合國大會的決議。各項決議草案的投票順序是按照遞交草案的順序決定的,但是可以提motion來變更草案投票的順序(其實是相當重要的,因為一旦某一DR通過,其余的DR就都成了廢紙)。

  
散會(Adjournment of Meeting)
  大會在宣布散會后正式結束,代表們各自卷鋪蓋走人,幾家歡喜幾家愁。


  關于如何當好一個聯合國大會代表的幾點須知:
  在你知道自己代表什么國家之后,你就要著手查找有關這個國家的各種資料,尤其是這個國家在會議議題上的立場。做到萬無一失是很難的,但是有準備總比沒準備強。
  在開會的時候,你不能從自己的立場出發,要時刻記住自己代表的是一個國家或是一個利益集團。發言時甚至不能出現代詞“I”,只能說“Brazil”、“the USA”之類的字眼。有一點可以例外:在涉及個人特權問題時,“我”這個字眼是可以出現的(總不能說出“巴西想喝水”之類的話吧?)。
  妥協是很重要的,只有妥協,才能夠推進聯合國大會的進程,使得大會獲得一個令人滿意的結果。代表大國或是代表小國都無關緊要,重要的是你是否能夠遵照這個國家在現實社會中扮演的角色來扮演好它在模聯中的角色。假如世界霸主在模聯中一聲不響,或是一個弱小的非洲國家忽然發起一項決議草案,這種事情都是極為反常的,模聯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義。
  在妥協的同時,也要學會強硬,學會堅持國家以及國家集團的立場。假如一項草案完完全全背離了你所代表國家的利益,你也要想辦法捍衛自己的國家。
  只有一個能伸能屈的代表才是好代表,只有一個名副其實的代表才是好代表!
  
  距離本次模聯開幕還有兩個星期不到,心里還很緊張呢……況且還是第一次出席這樣的重要場合,第一次穿正裝、皮鞋,實在是一大挑戰。兩天前得知,我將代表荷蘭參加經社理事會,探討的話題是艾滋病的防治。還有幾天就要上交立場文件了,時間緊急,寫出這么些奇奇怪怪的文字,權當作溫習模聯大會流程吧。希望自己能有個好的表現。

  突然感冒,身體相當不舒服,腦袋昏昏沉沉的,要上床睡覺了。




POWERED BY DWVH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