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8日星期二

独自一人在北外

  原来从来没想过我竟然可以做到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安顿自己。
  2007年8月27日,我不得不小小自鸣得意一下,因为我自己一个人乘航班来到祖国心脏,完成了一个学弟交待的事情,并且顺顺利利地到达海淀。11点多,学弟他们已经离开,我走进一家马兰拉面,拖着行李箱,背着电脑,要了一份简单的午餐,准备餐后再到BFSU。
  此时我已经有点Sirius Black的味道了,曾经向往过,今天终于有了亲身体验。大口吃着烩拉面,心想:没有爸爸妈妈,我一样能照顾自己。
  马兰拉面在北京电视台附近,离目的地还有点距离,于是我像一只流浪的猫咪,开始短途跋涉。终于见到了东院那似曾相识的灰色外墙,还有那条地下道,我开始兴奋。拖箱在水泥地面滑行,滚轮顺着地面的起伏的节奏发出哗哗的响声,伴着我的怦怦心跳……
  穿过那座说宽也算宽,说不宽也不窄的校门,说白了,就是简约、实用。里面迎新的老师吃着盒饭,一副辛苦的模样。
  我顺利地找到了英院的迎新台,填了报到表;接下来便像寻宝一样去为表格上的各个部分盖章(故宫也弄过类似的活动,到了一个地方,加盖纪念章……)。交学费。办理户籍转移。办理北外一卡通。宿舍管理中心签到(前一天得知住在相对宽敞的8号楼,心里庆幸着呢),领取了521宿舍的钥匙。然后七拐八拐来到校医院,被人像牲口一样打了两针疫苗,出来的时候还被一悍妇叫住,分发了859号BB收集器皿……一切就在这般忙碌之中过去。我来到英院新生报到处,把表交给新闻系的金亦峰学长;此人龇牙咧嘴,一副能说会道的样子(新闻的人不会都这样吧?)。迎新的报到处都位于一条林荫大道上。选择林荫大道自然是有原因的:两旁的松树成了各院迎新标语的鼎力支持者。
  舍友都来自北方:太原外校的强浩(小胖墩儿一个,很有军人气质);北京四中的陈梦炜(竟然读完了HP7,佩服);威海的宫晴川(很上进的人,嘴很能说)。开始发现自己的口音有略微改变了,为了适应自己的adressee,呵呵。
  安顿完了,和Jimmy一起前往红楼探幽。浴室不大,有隔间若干,每个隔间又有莲蓬头和刷卡器若干。一卡通刷上去,从2元钱的水费开始倒计时,每隔几秒便减少3分钱。我还真是头一次在一个滴水贵如油的地方洗澡……我感觉在这儿洗澡,就像在参加洗澡比赛……
  端着盆儿和Jimmy往回走,一路开玩笑地设想:买稀饭不会也像洗澡那样要按流量计费吧?!说到饭,可把我和Jimmy心疼坏了;3个普普通通的菜竟然要10元钱!我们不由自主地开始想念厦外。
  见了小班主任,是个大四女生,已经被新华社国际部预定走了,强悍!陆续过来的是几个学长学姐,来了个英院男子汉大集合,密谋在院际体育赛事中再次夺魁,密谋新闻中心的人选计划,密谋……英院,呵呵,无比强大!
  今天早晨6点就起床,空着肚子,到校医院体检,顺便见了班里的那些女生,呵呵,没有海拔特高的,没有容貌特好的,也没有Dino……但是关注这些纯属无用功,哈哈。女生为主的学校,女外科设置了3个房间,男外科只有可怜的一间……
  10点20分,进行计算机考试,100题,考到12点20分。抽血抽的我手都软了,涂答题卡的时候感觉有点儿难度。
  我的好心情保持到下午的学前教育之前。
  在这个学前教育大会上,我知道了什么叫做郁闷。
  新闻是唯一一个不能选修二外的的院系;新闻是唯一一个不能选择双学位的院系;新闻是课程最多的院系;这大概也就应证了新闻为什么是最忙的院系……
  女生们沉默了,其中还有很多人成绩相当优异,等着有什么拓展的机会;男生们抱怨了,嚷嚷着受骗了;梦炜说他的分数可以上北外的任何系,他选择的是北京录取分数最高的新闻。大概这个教育会之后,就新闻的人最郁闷。
  伴随着这种郁闷,一种莫名的寂寞感侵袭着我,快要把我吞没了……
  我对新闻失望了,新闻远远不是想象中那么完美的。
  眼泪噙在眼眶里,落不下来,终于在听到爸爸鼓励的话语后挣脱了。我第一次只身呆在异地,第一次在我原来憧憬过的大学中生活。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对家的思念。
  家,和孤独相对,却伴着孤独而生……
  还有四年。

POWERED BY DWVH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