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4日星期五

语音与超切分(2)

辅音
  拥有了上述发声器官,就可以拥有多种产生语音的方法。首先,我们可以仅仅让声带振动,保持一种稳定的声音,如“啊(
aaaah)”或“哦(ooooh)”。再者,我们可以发出一种非常短暂的爆发性音,如“p”或“t”;而另外一类重要的音,例如“f”或“s”,是当我们从很小的缝隙中迫使空气流出时产生的嘶嘶声。像“p”、“t”、“f”和“s”这样的音被称为辅音consonants),而那些诸如“啊”或者“哦”的音则被称为元音vowels)。表一为英语中辅音的基本条目(listinventory)。除hang中的[Ð]pleasure中的[Z]之外,所有的辅音都可以出现在词语的开头——英语中[Ð][Z]不出现在词语的开头。很明显的一点是,写在方括号中的IPA字符在很多情况下与所对应的原字母是相同的。产生表一中排列方式的原因将在下文讨论中逐渐明晰。
  让我们先来看看
[p][f]这两个音。二者相互区别于发声方式manner of articulation)。[p]音的产生有三个阶段。首先,我们通过合拢嘴唇完全封闭声道。然后,我们试着从肺部迫使空气流出。然而,气流被这种封闭所阻止,无法流到外界,这就造成了口腔内部压力的积累。之后我们突然张开嘴唇释放这些压力,其结果便是一种持续时间非常短暂的爆发性音。这样的音被称作爆破音plosives),英语中的爆破音是[p b t d k g][f]音的产生是相当不同的。在这里,我们让上齿和下嘴唇形成一道狭小缝隙,然后迫使空气从缝隙中流出。当空气被迫从一道狭窄缝隙中流出时,摩擦将会产生并发出噪音。以这种方式发出的音因此被称作摩擦音fricatives)。英语中的摩擦音是[f v T D s z S Z h]chairjudge开头的辅音为复合音,以爆破音开始,摩擦音结束。它们被称作塞擦音affricates),IPA字符[tS][dZ]凸显了它们的复合特征。
  表一中剩下的音可以被分为两类。首先考虑音
[m n Ð]。这些音是通过让鼻腔共鸣而产生的。通常,鼻腔被一小块肉——软腭velum,有时亦作soft palate)同口腔和喉咙分隔开来;软腭是口腔顶部向后方的延续(见图5)。当软腭处于较低位置时,空气便可以通过鼻腔。例如:如果我们紧闭双唇,好像要发[b]音,然后放下软腭,来自肺部的气流就不会被困住,而是会从鼻腔通过,并在那里产生振动,[m]音就是这样产生的。像[m n Ð]这样的音被称为鼻音nasals)。剩下的一类音是[l Ê w j],在我们更加细致地研究过其它的音之后,我们将描述这一类音的产生。
  辅音不仅仅是根据他们的发声方式而区别的。
[p t k]所代表的音都是爆破音,但是这些字符代表的是不同的音。这里,我们如果要理解相关的区别,就需要了解一下声道的内部形态,图6的剖面图展示了[m]音是如何产生的——对于[p b],软腭将被抬升。[p b m]三个音均是通过合拢嘴唇而形成的,因此被称为双唇音bilabial sounds)。与此形成对比,[t d n]这些音是通过将舌尖靠在上齿龈隆起处;这个隆起处叫做齿槽(alveolusalveolar ridge),所以[t d n]被称作齿槽音alveolar sounds)。图7中展示的是[n]这样的发音。许多语言(比如法语、西班牙语、俄语)中拥有与[t d n]略为不同的发音。这些语言的使用者们将舌尖置于上齿,而不是牙槽,这样就产生了齿音dental sounds)。如果我们需要将齿音区别于齿槽音,我们可以使用特殊的IPA字符[t̪ d̪ n̪]来表示齿音。[k g Ð]又是不一样的。要发出这些音,我们要用到舌头的一个不同的部位——舌面bodydorsum);舌面靠近软腭,如图8[Ð]发音图示。这些音被称为软腭音(velars)。我们刚才在这里所介绍的描述对象是辅音的发声位置place of articulation)。


6 声道切面图,展示了/m/的发音(双唇闭合)


7 声道切面图,展示了/n/的发音(齿槽封闭)


8 声道切面图,展示了/Ð/的发音(软腭封闭)


9 声道切面图,展示了齿间音的发音(齿间闭合)
  
  一个发声位置通常包含两种类型的发声器官。一种类型是被动发声器官,如牙槽或牙齿;另一种是会改变位置的主动发声器官。对于上述齿槽音、齿音和软腭音来说,主动发声器官是舌头的一部分。对于双唇音来说,我们面对的是一种奇怪的情形,此时上下嘴唇同时都可被看作主动和被动发声器官。
  到目前为止,在我们关于发声位置的讨论中,我们仅提到了爆破音。现在让我们来看看摩擦音,
[s z][t d]有着相同的发声位置;因此[s]是一个齿槽摩擦音(alveolar fricative),而[t]则是一个齿槽爆破音(alveolar plosive)。音[T D]是将舌叶抵于上门齿或者甚至是将舌叶置于上下门齿之间(因而舌尖略微伸出)而发出的,因此这些音属于齿音,尽管它们有时又被称作齿间音(interdentals)(见图9)。正如我们已经发现的那样,[f](还有[v])的产生与移动下嘴唇到达与上门齿非常接近的地方有关,因此这些音被称作唇齿音labiodental sounds)(见图10)。

10 声道切面图,展示了唇齿音的发音(唇齿闭合)


11 声道切面图,展示了/j/的发音(舌面靠近上腭)


  在我们研究
[S Z]之前,先来简单地看看[j][j]属于我们在上文中分出来的一类音。发出这个音,要将舌叶抬升至口腔上端(尽管还不足以抬升到可发出摩擦音的程度,见下文)。口腔的上端称为上腭palate,有时作硬腭hard palate),因而[j]被称作上颚音palatal sound)(见图11)。现在,对于[S Z],我们将舌叶从上颚向前移动,但不前移到足以发出齿槽音的位置。[S Z]的发声位置介乎上颚音与齿槽音的发声位置之间,因此[S Z]被称作腭龈摩擦palato-alveolar fricativesalveopalatal fricatives)。塞擦音[tS dZ]亦由同一位置发出(见图12)。
  英语中还有一个摩擦音我们还没有研究过——
[h]。这个音的产生不需要舌头或者嘴唇的参与;而仅仅通过让气流通过声带即可。喉头中包含声带的部分称为声门(或者喉门glottis),因此我们把[h]称作喉擦音glottal fricative)。同样,由于这个音产生于喉头,我们也可以把它称作喉壁音laryngeal fricative)。


12 声道切面图,展示了腭龈音的发音(腭龈闭合)

  

现在我们可以回头看看[l Ê w j]了。在上文中,我们注意到:既然[j]是一个上颚音,因而在其发声位置中,舌叶也就不会紧靠上颚产生磨擦音。因此,该音便不是摩擦音,而我们有必要认识另外一种发声方式。对于[l Ê w j]这一类的音当中的每一个音,主动发声器官与被动发声器官之间的距离还不足以产生摩擦,这样的音被称为无擦通音approximants)。从而,我们可以把[j]称作上颚无擦通音(palatal approximant)。接下来,我们来看看[w]。发出这个音时,双唇合拢,但是不足以产生口腔完全封闭或导致摩擦;它是一个双唇无擦通音(bilabial approximant)。至于剩下的两个音,还必须考虑其他的因素,虽然继续称它们为无通擦音仍是很方便的。首先研究[l]。这个音是将舌尖抵于齿槽上产生的。然而,不像发出[t d]的那样,我们不会由此构成完全的阻塞;相反,我们通过让气流从舌头两侧通过,为其提供通道。出于这样的原因,[l]被称为侧音lateral sound)。[ɹ]音是通过卷曲舌尖并将其抵在齿槽上(有时最远可以抵在硬颚上)发出的,但是仍然没有靠地足够近,以至于导致阻塞或产生摩擦气流。像这样通过卷曲舌尖而产生的音叫做卷舌音retroflex)。事实上,在英语中“r”类型的音有相当多的变体(许多其他语言也是一样的)。因而,在许多方言中都存在颤音化的“r[r];这种情况下,舌尖靠近齿槽,并且在通过口部中间的气流影响下发生几次迅速的摆动。按照惯例,[l Ê]这两个音通常被称作流音liquids),而[w j]这两个音则被称作滑音glides)。我们很快就会发现滑音与元音之间一种有趣的联系。
  在我们完成对英语辅音的描述之前,我们需要了解最后一种特征性的区别。我们需要理解是什么把
[p][b][t][d][s][z][θ][ð]等等区分开来的。就拿[p][b]来说,我们发现二者都是双唇爆破音,但它们是不同的。那么,它们之间究竟是什么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从[s z]一类的摩擦音中可以很容易地找到。试着分别发出这些音,你会发现它们之间的不同在于:发[s]音的时候声带没有振动(把手指插进耳中的话这种效果会更明显)。换句话说,[s]音似乎不需要任何声源。这也许会让人觉得很奇怪,直至我们意识到:作为一个摩擦音,[s]能够生成它自己的摩擦性音。然而,若要发出[z]音,声带的振动是必须的。这就产生了清浊voicing)的区别,诸如[b v ð z]一类的音为浊音voiced),而诸如[p f θ s]一类的音则为清音unvoicedvoiceless)。英语中所有的鼻音和无擦通音通常均为浊音。
  清浊、发声位置和发声方式这三种特质为许多音提供了一个便捷的三方面定义
three-term description)。由此看来,[dʒ]是一个浊颚龈塞擦音(voiced palato-alveolar affricate),[f]是一个清唇齿摩擦音(voiceless labiodental fricative),[ŋ]是一个浊软腭鼻音(voiced velar nasal),等等。然而,对于[l ɹ]我们需要一个略为详细的描述:[l]是一个浊齿槽侧无擦通音(voiced alveolar lateral approximant),[ɹ]是一个浊齿槽非侧无擦通音(voiced alveolar non-lateral approximant)或浊齿槽卷舌无擦通音(voiced alveolar retroflex approximant)。所有的这些音以及其他的一些音在附录1中复制的IPA字符表格里都得到了体现。针对某些类型的音,使用更多概括性的术语来描述它们也是很方便的。因此,由于双唇音和唇齿音都涉及到了嘴唇,这些音也就被称作唇音labials)了。齿音、齿槽音、颚龈音以及上颚音均涉及舌尖及舌叶(即舌头的前端部分,不包含舌面)。这些音被称作舌尖音coronals),而涉及舌面的音则被称为舌背音dorsals)。此外,将爆破音、摩擦音和塞擦音同鼻音和无擦通音区分开来是十分有用的,前一类音总是清浊成对出现,而后一类音在本质上是浊音。前一类音叫做阻塞音obstruents,因为它们的产生阻塞了气流),而后一类音叫做响音sonorants,因为它们牵涉到更大程度的共鸣)。
  表一中的音被普遍地看作是英语中的辅音,但是仍然有许多其他辅音性质的音对我们理解英语发音具有很大的重要性。让我们看看
cat这个词在一种放松的、非强调性的情况下被说出时的最后一个音。在许多方言中,这个词的发音根本不涉及舌头,而是像从喉头中发出的“catch”。这种情况的形成过程如下:将声带并拢并在其后方积聚产生爆破音压力,然后释放声带。事实上,这样的结果是在喉头处产生一个爆破音,因此这个音的名称是声门爆破音glottal plosive,更常见的名字是声门塞音glottal stop[ʔ]。在许多英国方言中,某些情况下[t]常常被[ʔ]所替换,以伦敦方言最为显著;这种情况下catbutter的读音将会被发成[kaʔ][bʌʔə]——我们随后便会讨论出现在这里的元音。



  实际上
butter等词中的[t]还有其他的变化。例如:在许多美式英语的变体中,它的发音有点像“d。更准确地说,我们所研究的这个音比[d]来的稍微短一点,发这个音的时候舌尖靠在齿槽(或硬腭的前端)非常快速地闪动。这样的音称为闪音flaptap),其IPA符为[ɾ]
  最后,我们必须提及英语发音中一个重要的方面,但是相当难以辨识。如果你仔细地听
pitspit中“p的发音,你会注意到pit的“p”伴随着一股呼出的气流,这股气流在spit中是没有的。这股气流的呼出叫做送气aspiration),在你说出单词时,把手放在嘴的前面,可以检测送气的存在。从tar/star当中的“t”和car/scar当中的“k”也能观察到这种区别;tarcar中的“t”和“k”是送气的,而在starscar中则不存在。我们用上标的“h”来转写送气现象:[pʰ tʰ kʰ]。如果我们想标明不送气的音,就要使用上标的“=”号,如[p= t= k=],尽管在不可能引起混乱的情况下这个通常会被忽略。因此,区分送气的pitspit的转写形式为[pʰɪt][sp=ɪt]。在转写系统中,像上标的“h”或“等号”这样的附加标记,加在基本字符上以创造出另一个近似的音,这样的字符叫做变音符号diacritics)。语音学家使用的变音符号有很多(其他的例子见137页的IPA字符表)。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视野仅仅局限于英语的辅音,但是在其他的语言中,辅音性质的音完全有理由存在。在表二中,我们可以看到表一中的英语辅音以及出现在其他语言的中的辅音的IPA字符。



我们可以看出,用代表世界上语言的音的字符可以将表二中的单元格填满。如果没有特殊的训练,你不可能发出其中的很多音,但你需要了解一下这些音是如何产生的。例如:卷舌的“l”
[ɭ]与卷舌音[ɹ]有着相同的发声位置,但是却拥有和[l]一样的侧音的发声方式。在世界上其他的地区里,印度次大陆和澳大利亚的许多语言中都能找到卷舌音。英语中不存在小舌音(uvular sounds)和咽音(pharyngeal sounds)的发声位置。小舌音在发音的时候舌头更靠后,并且位置更低,以便于使舌体(tongue body)靠近小舌进行发音;除此之外,小舌音与软腭音非常相似。咽音多出现在阿拉伯语当中(尽管世界上很多语言中都有它们的影子);发咽音需要将舌根向喉咙后方移动,并常常伴有喉咙的收缩(练习12)。


POWERED BY DWVH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