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4日星期五

语音与超切分(1)

语音与超切分
选自
Linguistics: An Introduction, Sounds, Section 2

  
  英语里有多少种音?这个问题看起来再合理不过了,但是事实上出于许多原因,这个问题难以得到解答。一个主要的问题是英语的拼写系统(其拼字法
orthography)是不规则的,而且并不能完全以一种一致的方式表示出来。有时一个音可以用多种方式拼写,例如单词Kathy的第一个音(Cathy亦可?);而更糟糕的是,我们会发现有些音根本就没有属于它们自己的表示符号。ShockSock的第一个音存在区别,但是二者中的前者是由sh两个字符表示的,而这两个符号又分别对应两个音,这两个音是不同于shock第一个音的。此外,尽管英语的使用者们能够区分put(放置)和putt(轻轻击打高尔夫球)这两个词中间的音,然而在书写体系中仍无法区分它们。
  我们对所谓的“英语”需要更加小心地对待,因为英语的发音风格在其各种方言之中不断变化。举个例子来说,在英格兰北部,
putputt的读音常常都被发成put的读音;而美国的方言常常因为merrymarryMary这些词中的粗体部分的不同(如果存在不同的话)而得到划分。这些都是系统性的区别,而不是发生在使用者身上的不定性骤变(这个话题将在第三节讨论)。然而在本文中,如上结论清清楚楚地表明:某种超越传统拼字法来转写语音的方法是迫在眉睫的。
  除了英语以外,就像我们之前已经提到过的那样,仍然存在许多从未拥有过自己的书写系统并且至今未曾有过书面形式的语言(迄今为止,世界上的某些地区仍能碰到未被我们所知的语言)。针对这种情况,语言学家要能够依靠一种可以应用于任何人类语言的书写系统,甚至是针对一种对研究者来说完全陌生的语言;这是十分必需的。

  出于这些原因,语言学家们发展了一套声韵转写
phonetic transcription)系统。在这套系统中,每一个音都仅对应一个符号,每一个符号都仅表示一个音。不幸的是,人们同时使用了几套像这样的系统。在本书中,我们将使用国际语音协会(International Phonetics Association)的转写系统(通称IPA音标)。这套系统在英国得到了广泛应用,其最早的根源可以追溯至20世纪20年代由丹尼尔·琼斯(Daniel Jones)和他在伦敦大学(London University)的同事们发明的一套系统。琼斯的理想之一便是为非洲以及其他地区没有文字的语言提供书写系统。
  IPA
音标系统的优点之一是拥有依照发音过程、定义精确的各种音的描述方法。理解语音如何产生是转写它们的先决条件,因此我们将在介绍IPA中运用的各种符号的同时,介绍一下产生语音的生理构造。
  任何声音都是一系列穿过空气、水或者其他一些介质的振动。产生这些振动必须要有声源
sound source),声源的类型多种多样。例如:在吉他上,声源是被拨动的琴弦。声源自己产生的声音相对较小,而通常吉他都有一个木制的琴身,琴身收集声源的振动并且产生共鸣(resonating),即以同样的方式振动,不过更响亮。在一只吉他上拨动多条琴弦,共鸣的形式将变得十分复杂,一同共鸣的是好几种振动。一般来说,人的语音产生与吉他是同样的,一束被称为声带vocal cordsvocal folds)的组织对应了吉他的琴弦。声带位于喉头larynxvocal box)内,喉头是咽喉的组成部分(见图5)。当空气从肺部被挤出时,引起声带的振动。喉头上方的口腔和鼻腔则对应了吉他的琴身,起着共鸣室的作用。综合起来,所有的这些生理结构被称作声道vocal tract)。吉他和声道的主要区别是,我们可以通过改变后者的形状(移动舌头、嘴唇甚至喉头)来发出各种不同的声音。

图5 人类声道切面图


POWERED BY DWVH


没有评论: